返回顶部

专题报道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新闻版>一线>专题报道

【党史故事】“我去了,心还是革命的”——郑绿蓉临终要穿红军装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1年04月06日 【字体: 打印文章 编辑:徐磊

郑绿蓉是个苦命人,这在她家乡江西省弋阳县漆工镇江冲源村是出了名的。她年幼时饥一顿,饱一顿,长得矮小细弱,家人唤他“细姩”。9岁那年,父母便忍痛将她送给别人家当童养媳。

1927年底,弋横暴动轰轰烈烈地展开,绿蓉加入了打土豪、废田契、平债分浮财的运动。为了支持红军,苏区许多村庄都成立了妇女慰劳队,绿蓉也当上了湖塘村妇女慰劳队队长。从此,绿蓉常常带领妇女们夜以继日地为红军做布鞋、缝袜底;红军队伍路过湖塘村口时,她组织妇女一道去送茶水,送扇打扇,缝衣补袜,一直忙到队伍离开为止。

婆婆见绿蓉成天忙得饭不按顿、睡不按时,心中十分担忧。婆婆望着儿媳日益焦黄的脸劝道:“你也不晓得歇歇,脸色多难看啊!万一你累倒了,这个家怎么办啊!”

绿蓉淡然一笑:“我当了干部,就该为大家多做点事情。那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,我做点事又算什么呢!”有时,绿蓉反而向胆小怕事的婆婆宣传起革命道理,说妇女工作的重要性,向婆婆介绍方志敏对妇女工作的关心和重视,鼓励妇女干部多为革命作贡献。

根据地红军医院成立了,绿蓉被调到医院当护士,从此就更加忙碌了。别人还在睡觉,她就早早地起床了,扫院子,倒尿桶,烧水煎药;等伤员们醒来时,她已将洗脸水、药汤送到了伤员床边。绿蓉对伤病员无微不至的关心,使许多同志深受感动。尽管她年纪不大,但大多数红军战士都亲切地称呼她“绿蓉姐”。

1929年8月的一天,绿蓉争着要带着担架队去前线运送伤员。酷热难当,奔波疲劳,她中暑了。绿蓉一个趔趄又扑倒在地上,再也爬不起来……

昏迷中的绿蓉醒来过一次。她喊着:“同志们,快杀敌人哪……”不一会,她断断续续地说:“我要穿军装,戴军帽,打绑腿……我去了,心还是革命的!” 绿蓉终于闭目匆匆而去,时年27岁。

红军医院按照她的遗愿,从红军被服厂找了一套红军制服、军帽,替她穿戴整齐,埋葬青山。

来源:上饶日报